青山依旧青梅酒:酝酿时光之美

种梅为果

“摽有梅,其实七兮;求我庶士,迨其吉兮。”《诗经》里恨嫁的女子以吟唱记录下早在2500多年前,梅树就作为果树出现。

梅树种植其实有3000年历史,在那个还没有酿造食醋出现的时代,青梅就是烹饪中酸味的来源。食醋出现后,梅果才退居为日常的零食。据说,在孤山隐居的林和靖当初是在孤山种了365棵梅树,每一天打下一树的青梅来维持生计。

宋朝皇家十二品“雕花蜜饯”,排在前列的就是一味“青梅荷叶儿”。青梅被加工成多种美味,比如陈皮梅、糖梅、话梅、梅干。而最为风雅的莫过于“青梅酒”。

青梅果采摘

青梅煮酒

“青梅煮酒斗时新,天气欲残春。”“青梅煮酒”最早出现在晏殊的《诉衷情》一词中。春末夏初,曹操和刘备也曾“盘置青梅,一樽煮酒。二人对坐,开怀畅饮”。究竟是以青梅佐酒,还是酒中浸了青梅同煮,至今也没有明确的考证结果。从文字上看,更可能是前者。青梅既可作下酒的果品,又可助饮醒酒,消食解酒。梅性酸,具有消食解酒的功用。周邦彦《花犯》词也说:“相将见,翠丸荐酒。”翠丸即青梅。这样,古人就自然而然地把青梅和煮酒放在一起。

刘备闻惊雷而落地的那一盏清酌,是酸甜还是辛辣已不得而知,幸而还有青梅酒流传至今。在慢慢变化中有了以酒浸梅和以青梅汁酿酒。

煮酒论英雄

以酒浸梅

青梅酒,单从名字上就好听,再从意境上思考,同样雅致,而从青梅酒的口味上感受,其实没有太多的青梅味,但是和普通的白酒完全不同。因为有青梅浸入,梅汁慢慢渗入到酒中,酒体变得丰满,而味道变得清爽,似乎带着些初夏的果酸味。

人们多听闻日本的梅酒,其实它和江浙一带的梅酒一样,都是以酒浸梅制作而成。在江户时代,梅从中国传入日本后,为了保存住初夏的梅子,梅酒作为一种储存梅子的手段被推广开来。而这样的方式同样出现在我国。

在余杭超山,这个梅树栽培历史1000多年的地方,几乎家家都会制作青梅酒。因为梅子是容易培育的果实,曾经几乎不少有院落的人家都种有梅树。

早春赏梅,而到了初夏梅子成熟的季节,便采摘了梅做瓶消夏的果子酒。而到了第二年,青梅再次成熟的时候,人们会把泡酒的青梅丢了,重新换上新的青梅,大多数人不会吃下酒里的青梅,因为青梅里的汁液已经完全释放,而进入的都是酒,太醉人。

青梅酒酿制

一坛好青梅酒

苏轼在《赠岭上梅》中也写道:“不趁青梅尝煮酒,要看细雨熟黄梅。”因而也就这几天,趁着青梅饱满而松脆,内里还没有长满粗制的纤维,赶紧把果肉紧实的它们摘下。

采摘后,把青梅在水里荡荡干净,不能使劲搓洗,一定不要把青梅外层的绒毛皮破坏,否则青梅浸酒就不好看。若你不胜酒力,可以在青梅中加些冰糖,再倒酒。

浸酒的青梅在第二天就会变黄,而酒的颜色也会随之变得淡黄而清亮。

在青梅的故乡诏安,每家每户种植梅树,嘴馋的小孩子偶尔也会偷摘点青梅吃,吃青梅的方法很多,比如用点食盐蘸下,再吃,酸味会小,还有就是把梅子用刀敲敲,再放些从家里偷偷拿出来的白糖腌下。

而实际上,梅树是用来补贴家用的。初夏的新鲜青梅摘下,卖给收购站,就可以买些油盐酱醋。因而,青梅也不会随便拿来吃,但是会留下一些青梅来浸在酒里,将自己家种植的新鲜保存下来,日后好招待来家做客的人。

梅树一年初春开花,初夏结果,而其他季节则很难感受梅的存在,于是把青梅用酒浸了,不论什么季节来这里,都可以捧出青梅酒,来回味下曾经的青梅时光。

“青山依旧”青梅酒

现代人想要喝上一杯正宗的青梅酒恐怕不太容易了,青梅不适合生吃,因此市面上很少有售卖的。所幸,“青山依旧”青梅酒弥补了这一遗憾,用于青梅酒制作的每一颗青梅,都来自于青梅之乡的福建诏安。经过完全的古法研制,选用发酵10年之久的老酒,浓郁果香的同时更有香醇的酒香。真是口口香醇,滴滴入魂。在寒冷的冬季,倒上一杯温热的青梅酒,浅尝低酌,人生乐事也不过如此吧。

青山依旧微信公众号二维码-博客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