诏安青梅产业振兴之路

诏安青梅沉浮

地处闽粤交界的漳州市诏安县,是我国最大的青梅生产基地和主要出口基地,享有“中国青梅之乡”的美誉。全县现有青梅种植面积13.3万亩,年产量占全国1/3左右。

看似貌不惊人的青梅,在上世纪90年代,每公斤收购价一度超过15元。彼时,诏安青梅绝大多数用于出口。高昂的收购价格,使青梅种植规模迅速扩大。

中国青梅之乡-福建诏安

中国青梅之乡-福建诏安

“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,诏安青梅种植规模以每年30%左右的速度增长,2000年左右,种植规模已与目前基本相当。”说起青梅,诏安青梅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吴雄明如数家珍。

迅猛增长的背后,隐患不断显现。产品销售过于依赖出口,使得定价权被外部市场把持;加工企业发展与连年攀升的鲜果产量不相匹配,其结果是青梅果连年积压;种植面积不断扩大,品质却参差不齐,加上收购方不断提高门槛,以致出口遭遇贸易壁垒。

多重因素叠加下,青梅价格一落千丈。2001年起,诏安青梅产业发展进入了长达近十年的低迷期。76岁的沈耀光老人,是诏安最早种植青梅的人之一。提起这段往事,他仍有些激动:“行情差的时候,一斤青梅只能卖到四五毛钱,不少农户把树都砍了。”

痛定思痛,转型势在必行。

过分依赖出口失去定价权,那就开拓国内市场。2008年起,诏安县每年举行青梅产业推介会,大力招商引资,推动产业转型升级。县里出台政策,扶持加工企业发展。持续研发新产品,使青梅产品单一的局面得以改变,青梅系列产品口感大大提升,同时创建区域公共品牌,“诏安红星青梅”获得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认定。诏安青梅越来越受到国内市场欢迎,内销占比超过60%。青梅加工企业发展起来了,青梅收购价格也上来了,农户增收的喜悦再上心头。上一个产季,沈耀光老人一家共收获青梅3.7万公斤,卖了24万元。

二产要发展,三产也不能落下。近年来,诏安以梅为媒,不断推动青梅产业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。青梅特色小镇,青梅文化示范园,观光工厂,梅花节……通过多种方式,大力发展以梅文化为纽带的农业观光、乡村旅游等第三产业,前景十分喜人。

梅花争艳2-梅上梅无添加休闲食品

发展青梅产业,不能只盯着规模

眼下,诏安青梅被视为振兴区域经济的优势主导产业。但回溯其近30年的发展路径,诏安青梅产业并非没有走过弯路。由于片面追求规模效应,它曾一度陷入低迷,直至近年才踏上复兴之路。

传统农业的故事,常常具有大体类似的情节走向——产业发展初期,由于产品的稀缺性,市场走俏,在高利润的刺激下,跟随者众,种养规模与日俱增。但与之相匹配的深加工体系、市场渠道、产品质量安全规范等,并未同步建立。最终,在市场供求机制作用下,量价齐跌,曾经的优势农业陷入凋败,一手好牌被打烂。

在农业大市漳州,不乏类似的案例与经验教训。新中国成立后培育的茶叶新品种诏安八仙茶,曾走红闽粤市场,但由于盲目扩种与品质管理失当,旋即褪去光环,无人问津。南方大葱主产区漳浦县,始终难以摆脱周期性的滞销阴云。在国内市场存在感颇高的平和琯溪蜜柚,同样面临着产能过剩、市场饱和的烦恼。

发展农业,固然应注重规模效应。但若只盯着规模与产量数据,而无视农业内在规律,则容易走向对立面。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发展区域农业,不仅要找到与当地相适应的产业类型,更要重塑产业发展理念,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改造传统农业。

诏安青梅能够逐渐走出颓势,关键在于注重规模的同时,不断挖掘产业内涵,实现传统农业流程再造——如何改变粗放原始的种养模式,引入现代种养技术,提高农产品质量,保障食品安全,以优势产能替代落后产能;如何通过三产融合,导入精深加工技术与文旅等多元业态,提高农产品附加值;如何培育区域农业品牌,让其影响力走出原产地,成为振兴区域经济的大IP。

 

– END –

 

相关资讯